区块链从概念狂热,吸引无数媒体进场,到现在寸步难行苟且生存,不过一年余的时间,目前这境况让曾经身处在这场大戏的人,恍如隔世。


去年中旬一篇区块链媒体从业者的匿名自白——《荒唐的区块链媒体:小编工作两月,靠洗稿和车马费活成了白富美》,说出了牛市媒体的快意江湖,仅入行两个月时间,她就见证了伟大区块链时代的魅力“钱”途:“洗稿、发发微信、坐坐地铁参加活动,每月工资6500”,“在来新加坡之前,最近两个月,我还去了日本东京、韩国首尔、泰国曼谷、美国拉斯维加斯、柬埔寨金边,打开我的iPhone7,手机里显示我后面日程里要去的地方包括海南省的博鳌、迪拜以及英国伦敦”,这篇露骨的自白吸引了无数“飞蛾”前仆后继入行区块链媒体,妄想着步这位链圈媒体人的后尘。


可是人人都会像这位匿名媒体人这么幸运吗?当然不是。


区块链行业在牛市的那些“3个月套现30亿”、“一币一嫩模”、“投资回报一万倍”的故事激励着每个冒险家。冒险的同时当然会有危险,从云端跌落至谷底,区块链媒体摧枯拉朽的速度之快,令人回不过神来。


去年11月前后,区块链媒体开始普遍面临着内容停更、资金断裂、被迫裁员,那时这些事都发生的比较隐晦。

时间再往后推移,到了年底,很多区块链媒体就面临上了倒闭的尴尬境遇。

到了今年年初,依然在活跃的媒体当然还有,但为数不多,而且整个区块链媒体的声势也见弱了许多。

单从最近的活动海报中看媒体logo,数量每况愈下……

这两天就有神秘人跳出来,整理了一份到目前为止区块链媒体流量评分现状排行榜的前40家,不过也是仅供参考:

熊市再艰难,也有人在负重前行。


小编查询了排名前14家的区块链媒体,单从这公司地区划分来看,坐落在首都北京的高达8家,而在杭州、海南、深圳、上海等沿海城市的区块链媒体分别有一家,而内陆地区成都与重庆也分别占有一席之位。


所以,从这地域来看区块链媒体流量,首都不愧是首都,首都经济圈在国内有着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优势——资源、人才和技术,这些优势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对区块链媒体的发展依然有着决定性的作用;沿海城市本身对外交通便利,更容易吸引外资,是不可忽视的优势,也是很多媒体布局的首选;而成都与重庆作为内陆地区,产出的媒体的流量能跻身前15,也是十分不容易了。

这个当初轻轻松松实现一夜暴富的行业,承载着多少人发家致富的疯狂与梦想,现在就承受着多少人的深恶痛绝与失望。

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所以,我们不能完全绝望,即使是至暗时刻,现在也仍有媒体在坚守着当初的信仰,砥砺前行,而我们要做的就只是坚持。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九个亿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九个亿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亦不对此数据(观点)真实性负责!